• 吃顿饭还买椟还珠

    元旦这天,终于不限号了,我俩开着车跑东区来。我迫切想吃豆花鱼,找了个欧洲风格的购物中心+步行街,进了一家名字洋气的新派川菜馆——所谓新派川菜意思是我能原谅它不够辣小KT能接受它这么辣。

    刚进去看到等座的地方有爆米花和锅巴可以免费吃,那锅巴的色泽,哎呦喂,金黄,片片厚实,还带点弧度,佐料不明显,油 [Read More…]

  • Arthur Morgen与Mary

    荒野大镖客2有个支线任务是主角Arthur Morgen收到前女友Mary的来信,前女友要求他帮忙。第一次是解救沉迷邪教的弟弟,第二次是跟踪没用酗酒的老爸。

    两个任务都不算难,不过让我想了很多的是关于主角和前女友的人设。

    基本可以确定:主角是北方人,孤儿,被帮派老大收留养大,不知何种原因认识 [Read More…]

  • 怪力乱神

    这几天温度很高,我特别容易感到疲倦,午休也几乎闭上眼就能睡着。有趣的是,连着几次做梦都是同一个故事,已断断续续接了三集。

    1 女同学放学回家晚了遇见流氓,我在教学楼高层上目睹了她变成半人半蜘蛛自救的身影;

    2 我自行车丢了,教学楼停电,恍惚间好像有讨厌的同学恶作剧,我坠楼,但是感觉身体伸出了 [Read More…]

  • 冬天的猫

    小区里总是能碰见各种毛色的猫咪,大部分是成年猫,看起来矫健瘦削,饿着肚子也不怎么亲人。早起上班的时候,我总会期待碰到一两只跟他们说你好。有一次在密密麻麻的常青藤走廊下头能碰见几只猫互相追逐,只有小狸花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其他猫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不管我藏了多少好吃的想喂他们。

    有天晚上去姨妈家吃完饭 [Read More…]

  • 我的外婆

    两岁那年外婆去世,直到去世,都没有明确的病因。

    她渐渐萎缩了:腿部肌肉萎缩,丧失活动能力,而一开始只是懒得动。

    外婆不爱说话,典型的湖南女子,矮小而瘦,心灵手巧。读女子中学,连织毛衣和刺绣都有人教。即便这样,婚后种种,生活坎坷,和外公的感情表面很好,实际上也有许多事情发生。这些让她变得易怒, [Read More…]

  • 死生之事

    我二姨很小的时候被外公外婆送到湖南老家,由我外婆的母亲,也就是我妈妈他们姐妹兄弟的外婆带大。那时他们外婆的妈妈也在世,身强体健,非常能干,斩瓜切菜淘米做饭,看不出身体有什么毛病。一天中午,二姨靠在厨房门槛上看她外婆的妈妈切南瓜,一面说话。老外婆说,中午在我屋里吃吧,做南瓜吃。二姨说,我才不在这里吃, [Read More…]

  • 那时候的外教

    大一时候一个加拿大法语区的绅士教我们口语,叫Denis。他和妻子Diana一起在我们学院任教,两人都非常好,而且很热心。我们精读老师说有次等校车人很多,他们同行,人很多,Denis一直怕她走散了,不停回头看她跟上来没有。闲的时候,Denis和Diana一起在学校周边骑自行车。后来我们知道,他们是他们 [Read More…]

  • 吃毛栗子请小心

    晚上顶着大风出门买了一包糖炒栗子。一段时间不吃就想,绵软甘甜的劲儿。

    我弟弟酷爱糖炒栗子,曾经每天都要买。
    直到有一天。

    大家都知道吃苹果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发现苹果里有半条虫子。

    其实……最可怕的不是这个。

    那天好像是我跟他在电视机前看《马达加斯加的企鹅》,是动画片,企鹅四贱客。边看 [Read More…]

  • 现在是我最大了

    绿子姑娘换校园网新客户端,可是频繁提示重启,后来小本吃不消蓝屏了。估计是软件的问题。
    让她重装系统但是没有安装盘,于是我出馊主意,我们把微信账号的签名改成求助搜附近的人,准备找程序媛或者隔壁菊园的程序猿问一下有法子解决否。(对,隔壁菊花的菊,菊园,住着许多未来程序员貌似。我们楼上以前也有计算机科学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