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味道之死

    今天是4月8日。我在尼日利亚正坐在汽车里驶向银行,准备去银行出一个清关的授权书。微信上,家人告诉我,北京时间4月8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奶奶去世。

    虽然明知道我小时候奶奶对我并不好,因为重男轻女的缘故,但还是忍不住哭了一会儿。长大后我理解她的观念但卯足力气用实际行动证明那是错的,但也不准备苛求奶奶一 [Read More…]

  • 无畏的火鸡

    院子里放养了几只火鸡,四处找吃的,闲庭信步,还喜欢啄人。

    旱季的大部分时候,我们把火鸡圈养在笼子里喂食。

    这种鸟类,体形不小,生性好斗,动作也不怎么机灵敏捷,好奇心还重,看到什么东西总想啄一下试试,基本不知道恐惧为何物,到底怎么存活下来不被天敌赶尽杀绝的,实在是个谜。

    或者,在火鸡 [Read More…]

  • img_4153

    杀猪记

    我从小在城市长大,从没见过杀猪宰羊。跑尼日利亚来了,反而去赶过不少集市,买了两三次羊。尼日利亚穆斯林人数比新教多,所以猪肉也比较少,更别提活猪啦。不过有次去古冒镇赶集,司机YAHAYA说他一个亲戚养猪,可以卖给我们,只要我们需要,打个电话他就把猪牵到镇上。

    这星期我们上周宰的羊最多还能吃两顿,于 [Read More…]

  • 暗含杀机的蚊子

    如图,我晒黑的胳膊,还有年初刚到尼日利亚蚊子咬的包。腿上的比较吓人,一片一片的黑色。胳膊上的有时仍然会奇痒无比。

    在非洲,怎么可能不得疟疾呢?

    就算我再怎么小心,驱蚊水风油精能用就用,蚊香能点则点,天气只要不特别热尽量穿长袖和袜子,可是来这里三个月,胳膊,脚踝,这些经常裸露的地方,还是留下了 [Read More…]

  • 终于遇见好吃的东西啦

    有一天,在我们经常路过的银行旁边,我发现一家叫“New Beach”的餐厅,总是停了很多当地人的车。猜想生意应该很好,于是我们进去碰运气。

    图上右边这瓶“morning fresh”是洗洁精。因为当地人有用手吃饭的习惯,所以如果点了之前提过的“semovita”一类食物,服务员会给你上一盆水,让 [Read More…]

  • 海产也很丰富的尼国

    某天终于能到首都吃点好的了~尼日利亚能吃到这么大的竹节虾。而且!是中餐馆!好久吃不到中国味我会郁闷的~终于解馋~其实,我们在Jos也会买很大的黄花鱼——大概一尺长的样子。

    超市里的海产。而且,这里有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所以也有蜗牛啊猪肉之类的东西。

    蟹钳,大个儿,做熟了剥出雪白蟹 [Read More…]

  • 烟熏火燎的烤肉

    尼日利亚穆斯林用牛羊鸡肉做的烤肉,叫Suya。我们往返Jos总要路过这家Suya店,晚上总会大排长龙的,宣告这家烤肉味道好火候足。还有用玉米面稍微发酵变酸后烤成的Masa,味道就像国内米酒发面的馒头一样可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