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蔬记

    夏季的蔬菜种类那么多,买的时候总会挑花了眼,只好又拿走货架上最常见的几种:空心菜,丝瓜,豇豆,西红柿,上海青……

    可是我本来想买秋葵的,超市里总没有嫩秋葵,捏一捏羊角一样的豆荚,里面硬梆梆的,可见都跟怀春少女一样满肚子情丝,一刀剖下去怕是白色的纤维比绿色的豆荚还多,吃嘴里能咽下去就不错了。每次来 [Read More…]

  • 每年春季的味道

    每年春天,我会冲在季节最前头赶着去买春天才能吃得到的食物。譬如春天第一茬充满汁液和辛香的韭菜,有人爱有人恨的嫩香椿芽,迷你火炬一样的芦笋,鲜美异常的瘦小春笋,还有春季刚开始肥的鲈鱼,带着鱼籽的小鲫鱼。吃这些新长成的、颜色也青白红绿煞是可爱的食物,才觉得自己抓住了一把季节的羽毛,不辜负北方郑州贵如油的 [Read More…]

  • 1

    自我高潮和媚俗

    《中国诗词大会》突然戳中了某一群人“复兴传统文化”的G点,看了几个栏目小视频和截图后我只想问:Excuse me?一开始以为是古体诗词创作,原来是比谁会背书啊!

    某中学生,长发过肩,明眸皓齿,记忆力甚是了得,看来在班里也是学霸级别,突然被观众推到“心目中最完美的古典美女”的位置,听上去太像一众人 [Read More…]

  • 味道之死

    今天是4月8日。我在尼日利亚正坐在汽车里驶向银行,准备去银行出一个清关的授权书。微信上,家人告诉我,北京时间4月8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奶奶去世。

    虽然明知道我小时候奶奶对我并不好,因为重男轻女的缘故,但还是忍不住哭了一会儿。长大后我理解她的观念但卯足力气用实际行动证明那是错的,但也不准备苛求奶奶一 [Read More…]

  • 永恒的虚无

    一直有这样的想法:生命不过是物质集合的另一种运作形式,并不比所谓无生命的物质更伟大,而无生命的物质,可能是因为其生命周期太长,或者生命表现太弱而不为我们理解。岩石圈内数十亿年前形成的石头,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死气沉沉的一团矿物而已,人类的寿命100年左右,对周围环境造成的影响似乎比这些不会自己移动的石 [Read More…]

  • 不做起哄的帮凶

    Campus bully,校园霸凌,远比我们新闻看到的那些典型的暴力事件或者没有下限的捉弄普遍。我现在印象比较深的自己目睹过的校园霸凌,有三件。

    第一件

    小学时,班上有个女孩,家庭并不富裕,同时学习也不好。听说她的父亲还是母亲,靠收废品补贴家用。有时候她身上会有奇怪的味道,总被同学们嘲笑。考 [Read More…]

  • 女性的压力从何而来?(2)被当成娼妓的受害者

    从电视里看到和颐酒店自己单独住宿的普通女孩被陌生男子掐住脖子拖行,呼救却无人帮助时,营地里的男士们居然异口同声的说她一定是个“失足妇女”,即所谓的“鸡”——我真是目瞪口呆,一时不知从何驳起。

    不过我立刻明白了,就是这群平时也非常良民的人,这样普通的人,许多这样生活中根本没有所谓人品硬伤的人,他们 [Read More…]

  • 临行前的对话

    今天爸爸来送我,明天就要上尼日利亚的飞机了。中午爸爸跟我吃饭,又提起婚恋的事情。我爸妈一直反对我和KT交往,而且一直用断绝关系威胁我。

    说真的,我可能就是比较凉薄,反正因为不按他们的意思,没少被我妈骂白眼狼。我想把钱给他们给够,自己该怎么选择生活就怎么选择生活吧。

     

    父辈的观 [Read More…]

  • 思念是一种 很玄的东西

    今天问领导,我们这次去尼日利亚要多久,因为要准备女性用品,必须按照时间才能最大限度利用箱子的空间。因为一开始项目方案我看过,说的是半年左右,所以我一直按照6个月的量准备东西。

    可是领导跟我说,不一定。

    当时我心情就不好了。

    想小KT想到没法停下来。非常非常想念,恨不得立刻见到他。

    [Read More…]

  • 不被市场定价左右的挂号费

    这两天又出了个护士死伤的恶性事件,然而新闻标题是:广东发生医患纠纷 女护士被劫持后身亡。

     

    看完新闻发现,护士是被人杀死的,这件事的性质并不是一句轻飘飘的“医患纠纷”可以带过的,但这新闻标题起的真是举重若轻。想起前两年的“缝肛门”、“八毛钱治儿科病”的新闻,好像患者遇到一点疑似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