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分之一人类的权利

    除了疫苗黑幕轰轰烈烈的被曝光,这两天各文化圈、公益圈、学术界的性侵女性丑闻也一一曝光,比好莱坞的#MeToo#更加触目惊心。

    我认为女性权利体根本现在这一点:从政、立法的当权者女性数量和话语权重代表该国女性地位。现在国内一个“刑法泰斗”北师大赵秉志爆出性侵丑闻后,微博有人扒出了他以往的学术研究, [Read More…]

  • 我想养猫狗

    糖糕寿终正寝以后,家里再没有除了我和小KT以外喘气儿的活物,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有天拉着他去宠物市场,捂着鼻子忍受各种小动物的便便气味,还得经住鹦鹉的聒噪。看到喜欢的边境牧羊犬、金毛寻回犬、拉布拉多猎犬,一问价格,2000、3000起步算便宜的。

    再去问英国短毛猫、美国短毛猫,体积小不代表花 [Read More…]

  • 液态文字

    如果长时间不读书,只刷微博、豆瓣、知乎、微信等等可以让人一分钟接受几十个信息碎片的新媒体,那么长篇文字组织能力和表达能力一定会受影响。

    把逻辑形容成文章的河床,文字就是河水。

    水洼是不可能形成河流的,只有降水量能保证地下水以及地表水的补给。

    多读书,注意力集中30分钟以上,读有难度、文字 [Read More…]

  • a hole in one’s life

    After marriage our life becomes peaceful and satisfactory. I can call it “happiness” but we still have to worry about so many things: how to save mone [Read More…]

  • 时蔬记

    夏季的蔬菜种类那么多,买的时候总会挑花了眼,只好又拿走货架上最常见的几种:空心菜,丝瓜,豇豆,西红柿,上海青……

    可是我本来想买秋葵的,超市里总没有嫩秋葵,捏一捏羊角一样的豆荚,里面硬梆梆的,可见都跟怀春少女一样满肚子情丝,一刀剖下去怕是白色的纤维比绿色的豆荚还多,吃嘴里能咽下去就不错了。每次来 [Read More…]

  • 每年春季的味道

    每年春天,我会冲在季节最前头赶着去买春天才能吃得到的食物。譬如春天第一茬充满汁液和辛香的韭菜,有人爱有人恨的嫩香椿芽,迷你火炬一样的芦笋,鲜美异常的瘦小春笋,还有春季刚开始肥的鲈鱼,带着鱼籽的小鲫鱼。吃这些新长成的、颜色也青白红绿煞是可爱的食物,才觉得自己抓住了一把季节的羽毛,不辜负北方郑州贵如油的 [Read More…]

  • 1

    自我高潮和媚俗

    《中国诗词大会》突然戳中了某一群人“复兴传统文化”的G点,看了几个栏目小视频和截图后我只想问:Excuse me?一开始以为是古体诗词创作,原来是比谁会背书啊!

    某中学生,长发过肩,明眸皓齿,记忆力甚是了得,看来在班里也是学霸级别,突然被观众推到“心目中最完美的古典美女”的位置,听上去太像一众人 [Read More…]

  • 味道之死

    今天是4月8日。我在尼日利亚正坐在汽车里驶向银行,准备去银行出一个清关的授权书。微信上,家人告诉我,北京时间4月8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奶奶去世。

    虽然明知道我小时候奶奶对我并不好,因为重男轻女的缘故,但还是忍不住哭了一会儿。长大后我理解她的观念但卯足力气用实际行动证明那是错的,但也不准备苛求奶奶一 [Read More…]

  • 永恒的虚无

    一直有这样的想法:生命不过是物质集合的另一种运作形式,并不比所谓无生命的物质更伟大,而无生命的物质,可能是因为其生命周期太长,或者生命表现太弱而不为我们理解。岩石圈内数十亿年前形成的石头,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死气沉沉的一团矿物而已,人类的寿命100年左右,对周围环境造成的影响似乎比这些不会自己移动的石 [Read More…]

  • 不做起哄的帮凶

    Campus bully,校园霸凌,远比我们新闻看到的那些典型的暴力事件或者没有下限的捉弄普遍。我现在印象比较深的自己目睹过的校园霸凌,有三件。

    第一件

    小学时,班上有个女孩,家庭并不富裕,同时学习也不好。听说她的父亲还是母亲,靠收废品补贴家用。有时候她身上会有奇怪的味道,总被同学们嘲笑。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