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过无痕

今年又在疫情中慌慌张张度过,不过我的心情已经不像2019 2020那么忐忑。

今年重拾书籍,电影,电视剧,动漫,并且真的坚持下来学习日语。

再陀思妥耶夫斯基诞辰200周年买了卡拉马佐夫兄弟等书,又顺带买了学生时代老师推荐过的安吉拉卡特的焚舟纪。陀翁的书果然不让人失望,但安吉拉卡特的故意痕迹过重,我已经不再喜欢刻意古怪和疏离的文笔。陀翁的作品,字里行间不显露技巧,而效果如洪钟大吕。继续读下去吧。

有孩子以后的家庭生活,总在摸着石头过河,所幸还真健康茁壮,家里也没有经常鸡飞狗跳。

终于用一种自洽的方式活着。
不再关心外化的得失,不再因外部世界是否公平公正合理而影响自己的节奏。
用一种海底水草的生活方式获得幸福感。
回归无攻击性的学习,回归书籍电影,为真实世界的虚无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