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消除的存在主义危机

我活了三十多年,还会时不时怀疑活下去的意义。

最近才看完乞力马扎罗的雪,对于那个死在雪线上的豹子,产生了奇异的共鸣。

中年人的冲突:和小KT微信吵架。吵架的起因是我对他的不满爆发,有时仅仅是情绪上的释放,并不为解决问题,因为结构性问题没法苛责他一个人解决。微信吵完以后我立刻觉得舒服了很多,他则一直不太能处理我的情绪,当然他自己的情绪比我的简单多了。我把无形的压力传递给他以后,他像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根本不知道怎么把石头解决掉,只会一遍遍推上山滚下去。其实也很可怜啦。

最近还在坚持跟着MOOC学习日语,虽然速度慢,但工作日每天都有点进度。终于把五十音图记得熟练了些,看日剧也能跟着日语字幕读一读陌生的单词。

关于职称评定,我的专业在单位比较边缘,而自己确实也没有过人的人际手腕和一些专业外的能力,所以副高级、高级职称可能真的不太可能。认清这个事实以后,不再给自己压力了,多多专注于没有功利性的自我满足和充实的活动上吧。

小可爱最近又可爱了。但是撒娇打滚闹妈妈十分驾轻就熟。非常明白家里最容忍她撒泼的就是我。

昨天看到豆瓣上有陀思妥耶夫斯基诞辰200周年,激情下单。因为有人讲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著作如何缓解ta的存在主义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