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避她的Terrible Two

十一假期前,小墩墩脾气见长,日常表情就是经典的傲娇示范:头一扭,嘴里发出轻蔑+可爱的”哼╯^╰”。

要她干啥不干啥,不让干啥非得做,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床上拉粑粑……

心力交瘁的假期,几乎每天晚上都没有逃脱墩墩小朋友的永动机魔咒,每天闹腾到半夜以后睡。

然后我才意识到,一岁半以后,要迎接她人生中第一个叛逆期……所谓的Terrible 2。

小朋友开始有自我意识,物品归属意识,开始用无穷无尽的拒绝试探自己能力的边界,小小的人儿开始有大大的灵魂。我们俩开始真正感到,她和我们太不一样啦。我们小时候都是乖宝宝,墩墩经常耍小脾气而且三个月大时就会装假哭吸引我们的注意,现在更是用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硬生生挤出来的小泪花控制心软的我达到各种目的。

说实话,我俩很开心,尤其是我——小时候我是个受气包,经常被别的小朋友欺负。我们也很好奇为啥能生出这么一个傲娇狡黠的小朋友,只能归因于生命的神奇吧。

一开始以为墩墩比较钝感,比如小时候拉粑粑了,偶尔大人没有及时换纸尿裤她也不会因为不舒适而哭闹发怒,该玩儿玩儿……我以为她长大一点会”大智若愚”,事实证明,性格不是单一成分的,天生的性格也有各种色彩。她比较敏感的地方在于自己的领地和边界,不希望被干扰的时候会反复推开爸爸妈妈。

性格这东西挺神秘的,讲大了那可是会决定命运的(并不),讲小了,科学一点,毕生发展心理学在人的各个阶段都有关键因素总结。我觉得什么也做不好,除了尽力给照料……我们的父母根本不可能了解我们,正如纪伯伦的诗,子女所到达的明天是我们梦里也不曾见过的地方。

但我们这代人的父母,还有他们的父母很少能意识到这点,以爱之名行控制之实真的太多了。以前跟我表妹聊天我俩还很有感触,父母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成为和他们截然不同的人,也没有意识到我们有自己要承担的责任也有不愿意承担的被安排的责任。而无视我们两代人的不同只会让我们越来越缄默不语。我想过很多次,不希望我变成女儿不喜欢的样子,但衰老如同茧一样,很难突破……越老越难让自己不舒适地和生命力旺盛的一切激烈碰撞,人的本性难移。因为碰撞要么带来新生,要么带来痛苦和陌生,除非极为豁达勇敢,我们总要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吸食生命养料,它从安逸和惯性中来。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