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危机

现在能深刻体会到属于自己的“车内半小时”是什么意思。

每天没有停歇的工作,育儿,从清醒到睡眠都没有喘息。工作上没有太多事情,能把时间花在育儿和家务上,但是收入变低,不知道算好事坏事;父亲的工作地点太远,回家太晚,不能分担育儿;周末偶然想任性一下,让自己睡觉时都没法放松的神经放松一下,正巧碰上孩子哭闹,被各种要求各种指责。

每天一睁开眼,四周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解决完了并不能获得多少成就感。

大爷的,这可不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啊。

甚至因为生育的激素波动和长时间疲劳睡眠不足,没有做爱的动力,无性。

得不到多少原生家庭的支持,又时刻感觉自己孤立无援,辛苦一天后丝毫得不到放松,一点点出口都没有的中年生活。想起这些没有一次不是委屈想哭,但是明确的知道哭并不能解决问题。所谓精神和肉体的高度磨损状态就是这样。能坚持这么久不抑郁应该要感谢我自我调节能力和钝感力比较好。

即便我知道孩子带来的欢乐并不能用其他的东西代替,时钟往前拨十年,我会告诉自己,既然想过另一种生活,就不要犹豫,不要试图尝试长久关系和婚姻育儿的泥泞。

当然,人性如此,the road not taken总是用狂风吹着山洞似的号叫,暗示自己现在的选择并不是最好,暗示那条神秘的、未收拢的世界线里自己本应该有更好的未来。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