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出路的焦虑者

焦虑不是制造出来的,是很小很小的烦恼,我们一开始可以忽视,造成的影响很小,但在一些事件发生后,它们突然变得无法解决而且造成更大的压力,让人不敢积极地展望未来,也不敢贸然从现时的泥泞中抽身。

最近在这种情绪中,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自我成长。有了孩子以后需要处理的家务和琐事陡然增多,而且很久没有睡过整觉,身体和精神处于高度损耗的状态。经济上,疫情过后小KT的公司开始单休,薪水只发了一部分,我们因为没有项目,一直是最低薪水标准。这里还牵扯到体制内职称评定,我看了看今年的更高一级评定要求,感觉以后不太容易达到了……又加剧了对未来的失望和恐惧。

原本要跳槽的小KT,面试并不顺利,虽然知道新冠肺炎疫情有一定影响,但看他有时候对自己完全没有把握的一脸丧,我也无能为力。

小朋友可能要出大牙,最近拼命缠着吃奶……好像上天突然不爱我们了,大的小的烦恼都出来了。交了车险、我们俩的重疾险,还有小朋友的重疾险在等着,今年的大进项木有,支出倒不少。想做兼职赚钱,但思考半天,英语专业的,翻译,还是得用时间赚钱,其它事儿学习成本更高,可是孩子又占满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

这么一想,怨念就很容易加重,但是仍然无能为力。

Farewell to Arms 片尾的蚂蚁,它反映的不只是那一代人的困境。好像那段树枝终将燃尽,而上面的蚂蚁仍然会死无葬身之地。生活是树枝,焦虑是炉火,我是蚂蚁。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