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本能

三个月大的婴儿因为趴着睡闷死了,亲妈眼睁睁看着孩子大哭却因为听信所谓睡眠训练专家的建议让孩子趴着睡没有抱起哭泣的婴儿,等发现婴儿没有哭声后抱起查看,为时已晚。惨剧发生得如此荒诞,以至于我就算再怎么没心没肺想吐槽,都不知道从何吐起。

我想痛骂所谓的专家育儿群里那些抛出不负责不合理观点的意见领袖,想痛骂让这位痛失爱女的女人一个人育儿(可能是丧偶式)的丈夫,但更想让时光倒流冲去现场努力摇醒当时还在群里发问孩子大哭要不要抱起来的当事人。

现代女性成为母亲,可能都要经历一个迷茫无助缺少自信的过程……在生孩子前我给自己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生完后仍然会时时怀疑自己会不会做得不够,是不是有对孩子更好的方式。有人类学家研究认为,人类以小家庭为单位、一位女性独自育儿的历史非常短暂,更久远的育儿方式是女性群体共同养育孩子,多个年长的女性和年轻的女性分工协作,所有母亲共同喂养大家的孩子,这是最符合人类群体生存需求的、孩子成活率最高的育儿方式–看完这条新闻我不止一次想象,刚刚人猿相揖别的祖先是怎么样养育自己的幼崽:几个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在很可能是母系氏族社会的部落里,一个条件最好的山洞,生一堆火,经验丰富的老年女性教年轻的母亲如何给一群孩子哺乳,如何哄孩子睡觉,如何处理掩盖孩子的排泄物和气味,如何预防孩子得病。另外有善于收集食物的年长女性带领一小队人负责采集果子、打水、挖掘淀粉含量丰富的可食用根茎,制造简单的陷阱捕猎小动物丰富蛋白质来源。当体型巨大的猛兽靠近时,婴儿一点点啼哭都可能让所有人遭受灭顶之灾,所以,安抚孩子成了所有女性时刻要做到的事。现代社会如果有这样的育儿群体,我那时可能会感觉安稳得多,所以即便实际上做不到,通过微信育儿群,妈妈们抱团取暖,互相学习,我也能借此获得力量。

也许正因为可以学习的内容和方法论越来越多,育儿会陷入教条主义,自我怀疑,甚至丧失一点点人类本性。

正如罗翔老师讲刑法时说司法考试总有一些难题,优秀的学生做不对,但毫无法学基础的人能做对,清洁工能做对,菜市场大妈能做对,因为他们还有常识,换言之,学习法律不能泯灭基本的人性–我觉得育儿也有类似的道理,学习知识,做睡眠训练,给孩子配比营养添加辅食,都不能违背人类动物性的一面。婴儿啼哭,必定是为需求得不到满足,或者身体不舒服无法排遣,此时就用我们祖先的方法安慰他们吧,抱起来轻轻拍,喂奶,都可以。否则,大声啼哭的幼崽招来剑齿虎冲进山洞杀了个干干净净,还有什么育儿的必要吗?

婴儿哭,妈妈抱起,喂奶,安抚,婴儿感到舒适睡着了,这一过程,乃是本能。

从墩墩出生到现在,我再也没有睡过一次连续两个小时以上的长觉。用尽各种睡眠训练方法,收效甚微。哭声免疫法,我根本不想尝试,但总有崩溃的时候,放任她哭个几分钟。取笑自己黑眼圈都到下巴了,羡慕别人家孩子出了满月开始睡整晚的,可是人和人的区别真的很大,除了顺着小朋友的生长过程,别无他法。我真的特别理解那个妈妈想让孩子自己趴着睡的心情。

人类的幼崽太难养活了,我不止一次对着纸尿裤、各种辅食成品、形形色色的新鲜玩具感叹,曾经我们的祖先是怎么让后代安稳度过婴儿时期的呢?

母职真的是苦役,但是不该忘却本能,时刻记得母性里带着的本能,它有时更适合孩子。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