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说“生个小孩”13

回到自己家,婆婆接手,小草/墩墩八个月了。

最近发现她知道爸爸也是她很重要的亲人,爸爸回家她会拼命往门口探要看,爸爸走了有时候她也会追,哭唧唧的。问了爸爸的感受,幸福,心化了,哈哈。

现在反而不太爱babababamamamama的说话,语调变得更加抑扬顿挫,仿佛用婴语跟我们说话。小话唠小吃货的本质没有变,一边吃一边说的,很滑稽。

来一张带滤镜的可爱照片。

现在我就盼着她赶紧过一岁,赶紧会走会说话,想送日托……有时捏着肉乎乎的小手,又有些舍不得这么早送……不变的是老母亲的黑眼圈和老腰疼……

今年感恩节,特地给妈妈发了消息。俗话说的养儿方知父母恩,我虽然不认同恩情这个说法,却无比赞同生育后对自己父母会产生的新一轮认知。经过女权意识觉醒后我们对生育养育带来的女性困境有明确意识,并且试图反抗,而妈妈那一代人真的很多都还不理解,选择性无视。我印象特别深的,有一回家庭聚餐,大舅还说起一些完全不对的育儿知识,比如他怀疑我女儿囟门愈合太晚,而那时候我们才半岁。这个说法还不等我反驳,我舅妈和我妈就反驳了。后来他还试图指导我育儿,我说:大舅啊,你看这些育儿主力军(我舅妈我妈)都没指导我呢,你指导得挺当真哈哈哈。

然后我大舅说什么,我大舅说,别的我不知道,我知道你舅妈那时候在家还能带着孩子洗衣服。

我能说啥呢,我啥也不想说,反正我们这代女性不会也不想这么压榨自己。说了我舅会引用更多我不喜欢听的事例,提醒我母亲这个角色以前比现在更艰难。

所以啊,我希望小草长大了能出国,要不能跳出这个环境或者改变它,就尽量不要把结婚当成一项必须打卡的人生景点。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