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最近心头萦绕的事情只有一件。我弟弟,毕业两年,档案也没有寄存派遣证疑似丢失,只断断续续工作过几个月,用父母给的钱,要么白天出门要么彻夜不归,大概率是泡在网吧。简言之,家里蹲,还主要是蹲我还房贷的房子。

我知道中国日本这种对男性过分友好宽松的环境,不产生男性巨婴才叫见鬼了,但是直到我弟弟大学毕业一年后,我都天真的以为他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父母重男轻女的氛围已经成了宇宙背景辐射,这个宇宙里他们根本不会察觉自己做了什么区别对待的事让我和他有如此大的差别,而这样的结果带来的物质支持的悬殊还是其次(平心而论我小时候父母收入也不高,不公平的是成年后买房……),他仿佛不愿意直面问题,缩在父母给的那点衣食保障里非常满足,又拒绝和他们沟通。我们同辈表亲在微信联系他,他从不回复,大概也是因为明白自己已经在志气和自立这两方面与同龄人差距太大,干脆闭着眼睛不看,家庭聚会聚餐也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而亲戚们反而怕伤害他那点微不足道的自尊,让我再三喊他到场后,绝口不提他工作啃老沉迷二次元的事。他人到场了,反而变得无所谓,什么都不太在意,该吃吃该喝喝有说有笑,并没有很颓废似的。

我所知道的他受到过的打击,与别的年轻人并无二致,大学挂科啦,失恋啦,找工作简历屡投不中啦……不知道怎么突然长成了现在的他。哪怕在亲戚们表达出愿意帮忙的意思时,他也完全不积极,简历不想发,催促再三电话也不愿意打,微信消息不回复,平时无论我说了多少次帮他看简历分析投递策略分享面试经验,他都沉默不语或者转移话题。

父母并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我反而一再因此烦恼。我认为是他们对男孩呵护太过,而对他内心从小到大都不能说的上理解,或者说,没有太有效沟通。我妈的沟通方式,基本不能算沟通,沉迷于向他人验证自己的猜测和观点,但凡有不同,必定是我们错了,久而久之我们父女子三人,唯有我还能以女性视角同我妈多说几句;即便如此,她对我说话多半时间风格凌厉,指使我做这做那又不喜欢我提出异议,我们也是疙疙瘩瘩,不可能互相有很长-我理解她,她却总在臆测并且唯心地认为一切都支持她的臆测。有段时间我觉得我们的谈话核心就是我弟,没有别的话题……让我帮这个,让我帮那个,全然忽略了他自己的行动有多重要。而要求我帮忙的事全部都是一个人从毕业到现在应该自己搞定的–也并不询问我弟弟的意见,她可能一直就是认为我弟弟一个人做不好各种事。当然,男孩在这样的“管教”下,长成巨婴,很可能是必然,但我意识到的时候太晚了,凭我的力量不太可能让两个拿着退休金和房租的老人给他们的儿子断粮。最吊诡的是,态度愤恨,言辞激烈,却在行动上给支持,甚至在他工作时还给过钱……最无用的帮助莫过于此吧?我想他们可能觉得能负担我弟弟未来几十年的生活?没有富二代的命,反而有了富二代的幻想?我爸有一次酒后伤心给我打电话,表达的意思是,以后他如果坐吃山空,叫我不要管他。

那天在微信群里,一个群友提到自己的两个舅舅一直靠她外公养活,一辈子没有自立,以后她可能要负担这两个不成器的老人。我渐渐的害怕我的孩子也要负担我父母没有做好的责任……我自己是下定决心不准备牺牲自己的,只怕躲不过事情追上门……

现在我想态度更强硬起来,跟父母说明白,一定不能再变相支持我弟弟这样下去了。每次以为是心软帮助他,其实是害了他一辈子。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