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说“生个小孩”12

小草半岁以后越来越认得我是妈妈。上班中途回家,她一上午不见我,可能心里憋着委屈,一见到我就立刻伤心大哭,哄很久给吃奶才好,可怜的。

六个月到现在七个月,她的想法也多起来了。小月龄时喜欢啃的曼哈顿球,咬咬胶,现在放到面前就扔地上,好像是要确定玩具不会消失。盯着掉地上的玩具看一会儿,她就用目光朝大人求助,我们捡起来,小家伙又故伎重施,故意的。理解“物恒在”之后,她想要什么东西再也不能被打马虎眼儿了。比如她一直觊觎我的手机,知道听儿歌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比如我的背后,那手机还在我背后,她坐在床上拼命侧着上半身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看到卫生纸,想抓来撕着玩儿,我一把抓过来藏被子后头,立刻嗷嗷叫,穷追不舍。越大越不好哄骗了啊。

吃了辅食后,粑粑奇臭无比,唉。

一个失眠老母亲晒娃的冲动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