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被遗忘的生日……

才满31岁,30岁这年过得有点充实,上次胎停以后隔了一年又怀孕了,波折和烦恼比较多,工作仍然非常平静,婚后生活幸福。果然幸福的生活只有一种,从心底涌起的充实感……

对怀孕这件事不是非常欣喜,所谓孕育新生命的喜悦我更想把它理解成苦役,就像费孝通老先生在《生育制度》中描绘的,终有一天人类要将女性从这种苦役中解放出来。当然了,人类社会中有不少比这个强度更大的苦役,比如在非洲极端贫困女性地位特别低下的国家生七八个孩子还要自己下地干活到老被一夫多妻的丈夫赶出家门不得不乞讨为生的苦役。

22日那天我胸闷气短,几乎不能正常呼吸,唯有躺下来的时候感到舒服一些,可能满孕五月了子宫对肺部的压迫比以前厉害,我需要适应。加上前阵子羊水穿刺的事儿,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马上要满31岁了。这个生日毫无征兆的来了,没有礼物,给自己订了个裸蛋糕。小KT也忘记了,赶紧找补说他一个星期后的生日也不要礼物……哈……

不知道生完孩子有多少女性是在激素和自我催眠的作用下选择无视孕产的痛苦和育儿的疲惫,我只想跟大多数女性说,直视自己的痛苦,勇于对被抬上神坛而丧失个体身份和差异化表达权的母亲角色说不。往往我看到的大部分人说的是做母亲好,做母亲伟大,做母亲是不可或缺的女性义务,而少有人说做母亲不一定好,做母亲不必伟大,做母亲不是女性必选项而不遭到周围人反驳辱骂的。乍一看这一点实在费解,其实不免让我联想:譬如喜欢吃肉的人和吃素的人同桌吃饭,往往不会逼着对方吃自己碗里的肉,但吃素的人却经常要求别人也跟他一起吃素,为什么呢?因为吃素的人心里憋着一句话,玛德,凭什么只有我不能吃肉!就像做母亲实际上有很多波折和烦恼,但是还有不少人生完孩子就极力淡化,开始跟未婚未育的女性安利做母亲好,大概也是这么个意思。一个猜想,不一定对。我看丁克的夫妇过得都很舒服,有时候还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还是选择大多数人走的路。并不能把这怪罪在父母身上,我们俩实在是没有铁了心丁克……根源还是对未来自己内心是否会改变不太把握得住。如果生了个姑娘,我会在她考虑婚姻、生育的年龄,如实的告诉她可能面临的苦役——在一个女性地位和法律保护都欠缺的国家,这一切除了经济上的意义,还有哪些难以预料到的阴暗面。

到30岁之后的年纪选择生育的人,即便在我所处的二三线城市也不算少数,可见这些年女性受教育的年限和工作权利还是不错的,更多人选择过自己的生活,不一定要负担为国家培养下一代的重任(或者为自己培养,哈)。以后的女性还是要警惕这种历史必然潮流在短时期内的倒退。有的人说我国的性别平等运动,没有经历西方国家那么深刻的血泪斗争,譬如英国的suffragette,妇女参政论者,即便得不到家人支持、政府认可,仍然孤军奋战,这才有了世界范围内的平权运动。我国“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如此深入人心,还是应该感谢那位姓毛的前辈,他所具有的个人魅力和远见卓识,虽然带来过一些失控的灾难性结果,但在性别问题上起到的作用比他的后辈强得多。得来的容易,失去的时候可能更如温水煮青蛙……而那样的环境,我不希望我的子女在其中生活。今年看得最为震撼的剧是《使女的故事》,甚至身边一些时不时蹦出来的女权倒退的新闻,更让人觉得这是一部具有前瞻性的大作。一声叹息。

又一年过去,考过了CATTI二级笔译,婚后生活也还满意,家里又要多个新成员,不满意的是收入……平静的31岁。

One Comment

  1. Emily /

    平静无多,足矣

    回复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