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的自主选择与自由意志

生育繁衍作为基因存续的基本活动,在人类社会不同制度下却有不同的选择自由。东亚文化圈和西方文化圈里,生育被赋予的意义不相同,虽然基调是延续,但显然我们一般认为中国夫妇生孩子不可能做到完全自主,性别选择也太过于病态。

在孕妈群里泡了好久,发现关心胎儿性别的人真是到了神经过敏明察秋毫的地步,一些常规检查里常见的参数,都能用来预测男女,还有一些完全没有普适意义的胎动,也能作为生男生女的预兆,理由是“我姥姥生了几个女孩都是这样的”,简直让人啼笑皆非,可能“科学素养”离大部分人都太远了吧。作为少数几个完全不关心胎儿性别的人,每天看她们在群里各种求证男女,然后安慰自己说不是想做性别选择,只是想按照性别准备婴儿用品布置育儿房,想按照男女性格去教养孩子blablabla,我每次都会发:“不要带着性别刻板印象去养孩子。男女孩穿什么颜色都可以。”跟我想法一致的只有寥寥几个孕妈而已。不禁让人担心中国的女性主义和性别平等到底有没有光明的未来(又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虽然我坚信《使女的故事》结局一定是光明的)。

从一颗幸运的精子在同伴牺牲下穿透卵子透明带那一刻起,胎儿性别就决定了。胎儿并不关心自己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也不觉得如果自己是男孩子就一定要玩小汽车穿蓝色(男孩子穿蓝色,女孩子穿粉色的刻板印象,在婴儿潮一代人长大之前是完全相反的,那时候男孩子才穿粉色)。在这之前,通过试管婴儿、代孕做性别筛选的人应该也有很多,还有国内许多私下找人看性别堕女胎的。男性偏好的社会基础,其实在于农耕社会的余毒,只可惜我国城市化还有很长的路,女性可能还要背负这一不公正很久很久。

在胎儿性别上能无视所谓的自主,给男性胎儿和女性胎儿同等的生存机会,大多数孕妈能做到,只需要在教养孩子方面,再稍微先进那么一点点,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和自主,不要让男孩一定长成所谓的男孩,女孩一定要成为所谓的女孩才好。

到现在已经是孕四个多月,总体来说我怀孕的过程不太平顺。九月底唐氏筛查结果是21三体临界风险,考虑到去年胚胎停育一次,果断选择做羊水穿刺确诊胎儿的状况,还能查一查常见遗传病,关键是羊水穿刺检测的结果是确诊依据,无创DNA什么的,误差太高。总体看一下风险,还行,门诊就能做的小手术,流产风险跟胎儿是唐氏的概率差不多,并不高。

既然做了这个选择就得接受其中的痛苦咯。从术前检查到最后做穿刺,隔了一个十一假期。听说不太疼,我一开始没当回事。直到躺在手术台上照彩超看下针位置消毒的时候我还很淡定。然后找到位置,看见一根很长的(15cm)的针扎过来,能从彩超屏幕看见针刺入肚皮。

接下来医生遇到了难题,刺不穿肚皮针头到不了子宫壁……她一边嘀咕着一边上下攮了好几次,真的有点疼了……然后穿过子宫壁针头进入羊水,开始接注射器抽取,这时候的痛感仿佛来大姨妈……腰酸肚子痛,我龇牙咧嘴了好久。

抽完两管羊水,去休息一小时观察,医生讲了术后注意事项,回家。

第二天我在朋友圈简单描述了一下这个过程,雅雅发评论说以后孩子可得好好孝顺你呀……我却从没有这样想过。要他/她出生于这个世界上是我的选择,选择做羊穿而不是无创也是我们做的决定。胎儿并不知道,也不可能干涉我们的决定。至于孝顺之类的旧道德,我们自己都不可能做到,更不会要求他/她了,只要能健康顺利的出生成长,有自己的人生目标就行了,他/她不必为我们的人生负责。

孝道大概是东亚文化圈传统遗毒了吧,我从没冒出过这样的念头:我的孩子以后一定要听话,孝敬我,成年后一定一定要赡养我……这么想太奇怪了,生育的目的只是为了养儿防老的话,父母更无须被抬上神坛,所谓的父母恩也算不得高尚的恩情,只是投资而已——当然这又是农耕社会的观念,现代社会更把人看成是人,所以父母和成年的子女分别有自己的生活,不到重病天灾人祸的时候,在各自的小家庭里好好生活就行了。

因为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尽自己全力把自己能给的最好的给孩子”,我想的全是尽量让自己的生活质量不因为孩子下降太多,并且把我从这粗浅人生中学到的有用的东西教给他/她但不强迫接受,保持他/她自己的好奇心和探索未知的能力即可。至于未来他/她要不要长成人中龙凤,全看自己和我已经无法左右的客观因素(家庭的社会阶层固定了,也不太可能发个大财~)。希望我和小KT退休后还能出去玩,打游戏,打情骂俏。

就像纪伯伦在《先知》中写的,孩子所到达的明天,是我们梦中都无法到达的地方。所以,做父母的要懂得闭嘴放手要求自己进步,懂得让孩子有自由意志,即便不是彻底的自由。毕竟以大部分人本身的素质来看,当父母的能做到闭嘴别瞎jb管,大多数孩子已经能成长得很好。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