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的愤怒

昨天看到微博新闻,易卜生的名作《人民公敌》在国内公映时被强制删掉最后观众与演员互动的环节。

我真的想问,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说,也因为一些捉摸不定的怀疑不敢说。听与看,也隔着一层厚障壁,只留下墙内许多人在捏造出来的幻想里意淫强国。

这些年来的女权状况实际上也产生了倒退,像ayawawa这种提倡女性自我矮化来迎合男性强权的小丑居然也能成为主流的声音之一。

婚姻登记处放着让女性思想上戴处女膜枷锁的“女德教材”,敢问民国时有没有政府部门这么做?五四青年运动前后有没有人敢这么做?

生育率下降,男性比例过高,可是还有人担心男的讨不到老婆生不了孩子,却没有一家主流媒体站出来说根源是女性权利得不到保障,根源是太多女婴被流产,被杀,反而有所谓的学者鼓吹让女性减少受教育时间,30岁之前生三个孩子。你们算盘打得真响啊,天天只会算计中国女性的子宫,算计怎么通过生育剥削我们的姐妹女儿。山东11个姐姐供养一个成年了手脚俱全的弟弟结婚,居然也能当成所谓的“正能量”新闻大肆鼓吹。

这时候唯有读一读鲁迅才能忍住不在愤怒中迷失自己。

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

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然而听说鲁迅也渐渐从中小学课本里被抹去了。救救孩子……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