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人类的权利

除了疫苗黑幕轰轰烈烈的被曝光,这两天各文化圈、公益圈、学术界的性侵女性丑闻也一一曝光,比好莱坞的#MeToo#更加触目惊心。

我认为女性权利体根本现在这一点:从政、立法的当权者女性数量和话语权重代表该国女性地位。现在国内一个“刑法泰斗”北师大赵秉志爆出性侵丑闻后,微博有人扒出了他以往的学术研究,基本上是关于强奸犯人权、强奸罪正当防卫、婚内强奸界定等内容,还有“化学阉割不适用国情”这样的文章。

魔幻吧,强奸犯在为女性立法。

如果女性还不努力追求经济独立、追求平等受教育权、追求免于受侵害的人权,拼命争取法律意义的平等,那么有能力为我们发声的人只剩下这些人渣、强奸犯。

现代女性的权利并不是生而赋予的,是我们的前辈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直到19世纪工业革命使女性有了自己的收入,英国的妇女参政权运动才逐渐兴起;要知道,在大英帝国引以为傲的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女性仍然没有财产权,出嫁后财产全归配偶,女性拥有参政权利仅仅100年。在人类历史上这场隐性的战争,比国与国的厮杀更为残酷,因为它发生在每个国家,每个角落,受害的不只是她,也不是别人,是你,是我,每个女人都不可能在权利被日益蚕食的世界保有一点点安全。这就是为什么ayawawa之流要被痛骂,应该属于历史的粪坑。

曾经我国女性悲惨的命运,在老舍的《月牙儿》里,在柔石的《为奴隶的母亲》里。现在我们能看到《使女的故事》,并且感同身受,是因为它将历史上女性曾遭受的一切真实对待都以戏剧化却不夸张的残酷表现了出来。

历史并不是一直上升推进的,如果女性没有斗争和独立的自觉,《使女的故事》未必不会在未来重演。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