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蔬记

夏季的蔬菜种类那么多,买的时候总会挑花了眼,只好又拿走货架上最常见的几种:空心菜,丝瓜,豇豆,西红柿,上海青……

可是我本来想买秋葵的,超市里总没有嫩秋葵,捏一捏羊角一样的豆荚,里面硬梆梆的,可见都跟怀春少女一样满肚子情丝,一刀剖下去怕是白色的纤维比绿色的豆荚还多,吃嘴里能咽下去就不错了。每次来买秋葵每次都失望而归。想吃新鲜嫩软的秋葵,尼日利亚路边小村子的集市里卖的,很小很嫩那种。要是能自己开一块小院子肿起来也不错啊,看秋葵长高,开黄色紫心的花,采摘果实烫熟用小辣椒生抽蚝油凉拌,或者切成小星星,真是夏天最美的菜了。

有人嫌秋葵煮熟后总有黏黏的汁液,吃下去也不果断,仿佛软体动物一样滑溜溜的,我却喜欢这种口感,譬如银耳羹、糯米团子,黏糊糊的吃起来觉得熨贴。

秋葵又叫羊角豆,看形状是很贴切,但是哪有“秋葵”二字这么美的韵律感呢?秋,禾谷成熟的季节,葵,在古语中也是菜蔬。不知不觉雅了起来。

夏季买丝瓜便宜得很,而且丝瓜怎么做都不会太难吃,只要别买到老了打络的,和鸡蛋随便炒炒便觉得一股清鲜。在尼日利亚的时候我们厨师自己开辟了一块地,种上丝瓜,得益于热带雨季充沛的雨水和阳光,它们迅速抽出了藤蔓,简直要压塌树枝做的爬架。不多久,就会长出果实,而且速度极快,每天都要去采摘一次,就这样连着吃了三四个月,丝瓜仍然在结,来不及吃的就老死在藤上,变成丝瓜络,等干透了,摘下来刷碗用。我还喜欢挑小一点软一点的,洗澡打沐浴乳,蹭身上的皮肤,有点粗砺,会带下来角质,很舒服。

不过丝瓜还不算夏季最常见的菜。空心菜到6月间特别多,我妈妈常称之为柳叶空心菜,又告诉我湖南人叫蕹菜。一直喜欢吃空心菜的味道,青青的略带一丁点橡胶气味,不过很不容易炒的好吃,不小心会把菜叶炒干。

小时候妈妈会单独把空心菜杆切成小丁,炒出来一道酸辣味的小菜,就着清粥很下饭,尤其到夏季,胃口不佳,晚饭时积攒一天暑气只想吃爽口的,妈妈会把煮粥的锅端下来放在凉水盆里沁着,等吃的时候即是温温的。菜会配上荆芥拌豆腐,滴三两滴香油。荆芥独特的气味非常解暑,有时候干脆做一盘凉拌荆芥,我一个人也能吃得精光。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