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春季的味道

每年春天,我会冲在季节最前头赶着去买春天才能吃得到的食物。譬如春天第一茬充满汁液和辛香的韭菜,有人爱有人恨的嫩香椿芽,迷你火炬一样的芦笋,鲜美异常的瘦小春笋,还有春季刚开始肥的鲈鱼,带着鱼籽的小鲫鱼。吃这些新长成的、颜色也青白红绿煞是可爱的食物,才觉得自己抓住了一把季节的羽毛,不辜负北方郑州贵如油的春雨,还有一个冬天灰扑扑浸满雾霾、渴望重新勃发的心情。

今年春天忽然非常想吃小时候妈妈经常炒的河虾。比海虾迷你得多,身体有的发灰有的半透明,还有的带着红色。发灰的通常大一些,老一些,但再怎么长,也长不过两个小指节,粗不过一根手指。虽然小,一嘴吃下去好像只有虾壳,但味道却比海虾鲜美柔软,尤其到春季每一只头里都带着点点米粒大的虾膏,吃进嘴里带点儿绵绵的劲儿,和脆脆虾壳以及内里的虾肉一起散在口腔里,简直是精神上的按摩,肉体上的春天。小,所以吃起来格外仔细,少点大快朵颐的鲁莽,多了细品的精致。河虾炒韭菜,更是春天里的春天,好像马上要长高了似的开心。

这东西,小时候经常吃,长大了却不怎么见到了,好在万能的某宝什么都有,买来一斤半,今晚一次抄了一半,配一把韭菜,自己一个人就着一个半馒头吃了半盘子,直到吃撑。过一会儿,摸摸肚皮满足的歪在沙发上,打嗝都能闻见春日特有的虾鲜,仿佛上好佳虾片的味道。

春季的虽然有让我过敏的柳絮,但也有这么多好吃的,我就原谅她啦。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