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丽的怪人和一段关于拯救的爱情

不同于其它迪斯尼的公主故事,《美女与野兽》不再以孱弱无能只有面容的女性为主角,王子也不再是勇敢英俊的男子而变成了一只凶猛暴戾的怪兽。然而这并不是最颠覆的地方,最颠覆的是,女主角本身的设定也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正如唱段《Belle》中,贝尔一登场,表达的是对现有单调世俗生活的厌倦以及自己与众不同的“怪异”。她希望”much more than this provincial life”:首先,她走过每天都在用托盘卖着同样面包和面包卷的烘焙师,互相问候完,贝尔正想告诉面包师自己看了一本非常有趣的书(好像是魔豆~),面包师却对此毫无兴趣敷衍的回答一句“That’s nice”并打断了她。小镇里其他人在窃窃私语的评价贝尔:

Look there she goes that girl is strange, no question 那走过来的姑娘多奇怪,毫无疑问
Dazed and distracted, can’t you tell? 你我都能看出来她眼神茫然注意力分散
Never part of any crowd 从来不凑热闹不往人群里钻
‘Cause her head’s up on some cloud 因为她脑袋里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No denying she’s a funny girl that Bell 不用怀疑贝尔她就是个滑稽的姑娘

用现实世界想像一下,在九线小镇的菜市场,人均受教育程度高中,有个美得光彩夺目的年轻姑娘在菜市场里和面包师讲自己看过一本非常奇幻的书,周围的人会怎么评价她呢?这是个奇怪、不合群的姑娘。虽然她美丽而且人畜无害,但未必有多少人喜欢她,因为她和他们身处两个世界。她美丽的脸后藏着一颗谁也不想去理解的大脑,为什么她会沉迷于书上的故事呢?故事不能给小镇居民带来实际的好处:既不能让菜价更便宜,也不能让培根更好吃,小镇生活提供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看书只会A徒增烦恼罢了,没有人理解贝尔在寄托自己对外面那个更大世界的渴望。同时,动画给贝尔设置了一个总是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机械玩意儿却一直失败的发明家父亲,一直被镇上的人当成老疯子,只有贝尔一直支持着他,也解释了为什么贝尔非常希望自己能脱离这个了无乐趣只能按部就班生活的小镇。

听过这段歌剧应该能了解,这不是一个典型的美女遇到真爱的故事,美女并不是它表达的重点,它告诉观众,我们的主角,是一位和周围格格不入,被认为是傻瓜的姑娘(读书读傻了~),她讲故事情节那样子真滑稽,买菜的小镇居民欣赏不动。贝尔并不沉迷于故事本身,她希望自己能到达故事里的世界,那个世界不只有为了鸡蛋和培根价格天天早起斗嘴的居民,也不用每天经过同样的面包师吃单调的面包卷。对自己内心的审视虽然不够,她已经有足够的热情和活力想要寻求固有生活之外的挑战。

所以当贝尔的父亲被野兽王子抓住的时候,贝尔宁愿自我牺牲作为人质把父亲换出来,我认为这是一种潜意识中的逃离,毕竟,书本上那个黑暗的故事背景被野兽王子具象了,在一座黑暗的城堡里有一个贝尔可能去与之斗争的对象,故事终于成真的诱惑很有可能战胜内心对死的恐惧,她自己愿意成为故事的一部分——此时她还不知道野兽被诅咒的真相。后来他们在相处中能够互相了解,真心相爱,这件事也只能在贝尔身上发生:在面对文字时,眼睛所看到的东西远不如内心感受到的丰富,而面对野兽时,贝尔也明白眼睛所看到的外形只是假象,内心的共鸣和幸福的感受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那么一直向贝尔求婚的Gaston是什么样的形象呢?对贝尔来说,他只是个徒有其表的自大狂。当然,Gaston完全符合小镇女性对完美情人的想象:

Look there he goes, Isn’t he dreamy? 快看,是他,向我们走来,多么迷人帅气
Monsieur Gaston Gaston 先生
Oh he’s so cute! 哦他多么可爱
Be still my heart I’m hardly breathing 心脏怦怦跳,我快不能呼吸
He’s such a tall, dark, strong and handsome brute! 他高大黝黑,强壮英俊,他掳获我的心

Gaston是个本领一流身强体健的猎人,他没有细腻的内心和敏感的神经,也没有兴趣了解贝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他选择贝尔还觉得贝尔要感到荣幸,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受其他女性欢迎,就想当然的认为贝尔也必须一定百分百沉迷于自己。而他选择贝尔,也仅仅因为贝尔有超越其他女孩的美貌,她是惟一一个可以与自己媲美的姑娘,她在自己的选择中理应是被动全盘接受的,因为自己是那么优秀那么完美。至于她内心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那必须是自己这样的(其实连Gaston的小跟班一开始也觉得不妥,他也认为这两个人差别好大,但立刻被Gaston反诘“Don’t I deserve the best”)。贝尔只是他虚荣奖杯上一颗需要得到并镶嵌在上面的宝石,用来彰显自己的优秀,并非伴侣和妻子:

That makes her the best. 她是最美的
And don’t I deserve the best? 难道我不够资格娶最美的吗?
(Of course you do! 当然够资格,可是…)
Right from the moment when I met her, saw her 当我第一次遇见贝尔第一眼看到她
I said she’s gorgeous and I fell 她美丽外表让我沉迷
Here in town there’s only she 在这小镇只有她
Who is beautiful as me 跟我一样美貌
So I’m making plans to woo and marry Belle 所以我一定要追求她娶到她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Gaston好像笔者曾经相亲时遇到某个公务员一样,自矜而高傲,对婚姻分析得极为犀利透澈,告诉我什么样的夫妇收入配比最为幸福和谐,自己有什么样的条件,和他结合会达到一个多么多么让我牛逼的未来,笔者在他绚丽的未来版图中,是一个有幸沾了他的光的女人,理应为他每天洗衣做饭任劳任怨,最好再生个男孩儿告慰他的老母亲。(呵呵哒)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野兽王子,才是真正和贝尔有共同点的理想伴侣。虽然他一开始狂暴无理,但从未展现过Gaston那样的自大和虚伪。在背景设置上,野兽被有意的放置到一个黑暗偏远的环境中,守护他的是一群会说话的家具厨具,无望的等待自己的救赎。他受到惩罚的原因正是以貌取人怠慢了衣衫褴褛的女巫,因此被诅咒变成相貌丑陋的野兽,饱尝被世人以貌取人的滋味。(Gaston不正是这类人吗?)不像《白雪公主》和《灰姑娘》里的王子温文尔雅帅气可爱,怪兽代表的更像内心美丽的普通人,没有王子拯救公主的力量,也在等待中变得越来越易怒暴躁。但是当他接受贝尔的影响,并与贝尔在互相尊重中了解彼此时,他具有王子们所不具有的品质:不浅薄,所以贝尔有兴趣认识他真正的内心。

我们心中都有可能藏着贝尔一样的梦想,去更遥远的地方,去超越这墨守陈规的生活;我们也都可能去以貌取人,没有耐心的错过了那位真正适合自己的友人或情人。并不是每颗心都能被他人了解,但这篇童话告诉我,眼睛可以欺骗我,可心中真正高贵的品质是超越表象的。

(我非常反感网上一类评论,什么“只要你有豪宅女孩子就会和你在一起甚至可以忽略你不是个人”,能写出这类评论的人还是注孤生不要把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比较好,这类人只会以自己龌龊低劣的内心,去推断他人也是唯利是图没有任何精神追求的行尸走肉,他们是不可能理解贝尔怎么会喜欢一只野兽的内心的,给他们看再多陶冶情操的电影也没用。)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