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记

我从小在城市长大,从没见过杀猪宰羊。跑尼日利亚来了,反而去赶过不少集市,买了两三次羊。尼日利亚穆斯林人数比新教多,所以猪肉也比较少,更别提活猪啦。不过有次去古冒镇赶集,司机YAHAYA说他一个亲戚养猪,可以卖给我们,只要我们需要,打个电话他就把猪牵到镇上。

这星期我们上周宰的羊最多还能吃两顿,于是我们准备买头活猪试试。每次去乔斯市区买猪肉,来回路长气温还高,总买不到自己想要的新鲜的猪内脏,干脆这次让司机去联系,我们去镇上把猪买回来。

中午吃完饭,我拉着会计一起,全速跑到镇上。猪是不大一头,不过在这儿算不错的啦。尼日利亚人没有阉割牲口的习惯,猪牛羊都没有特别肥大的,长得大的一定是年纪老的。牛羊还好说,猪就得挑挑啦,大厨他们说没阉割的猪交配过后肉味会特别骚。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光看这口猪的大小,估计还算猪中正太。我问卖主:Virgin male? 卖主和周围几个围观的人哈哈笑了。

img_4151

小公猪一只蹄子上捆着绳子,绳子拴在树上;看起来捆得不舒服,蹄子上面有血痕。虽然毛长了点,我用棍子扒拉看一看,皮肤颜色粉红,很健康。卖主踹了它一下,它立刻大叫着哼哼唧唧站起来挣扎。看样子是一头很健康的猪。

谈到价格,卖主一开口就要两万奈拉。要知道,这里卖的最贵的是羊,不论穆斯林还是新教徒都可以吃,猪是买主最少的,必然便宜啊。我立刻说,No way,我们买过好几次羊,这个价格不如去买羊吃啦,给我半价!卖主当然不答应啦,最后谈妥,一万两千奈拉成交。要给钱的时候我突然怕自己没经验挑得不对,改口跟YAHAYA说,我先给一半钱,回去以后大厨看这个猪没问题,另一半再给你。YAHAYA说,那给我一半吧,回去以后另一半我给卖主送过去。

他们吭哧吭哧把猪搬上我们的普拉多。本来有心理预期,觉得猪会比较挣扎闹腾不如羊好打发,没想到这么难伺候!先是不停的叫,哼唧哼唧的叫,我觉得它一定是感觉到自己死期将近,悠闲舒适吃草串门的生活从此拜拜,一刀下去猪生美梦全部结束了——然而它还这么年轻,还没有啪啪啪过,得多么不甘心啊!所以它决定,用尽全身力气在我们车里留下生命的痕迹。除了震耳欲聋的哼唧哼唧,还有高调的嗷嗷声。走到路程中间,不负猪望的拉了一泡便便……那个气味和人类久未打扫的厕所一样,臭得惊天动地,我只好屏住呼吸,我们都不敢关窗户……

YAHAYA在人少的路段清理过一次猪粪,但靠近我们营地的路上有不少穆斯林村落,我们不敢停留,全速前进,忍着臭气盼望能赶紧到营地。它安逸的猪生因为要满足我们的食欲马上要终结了,就忍耐一会儿吧……

终于到了,我们立刻联系会杀猪的黑工,司机则立刻找我要了洗衣粉清洗车里的猪粪……不一会儿,屠夫、刀子、垫子、开水都准备好了,原本拴在芒果树旁的猪,四只蹄子被两两绑起来。它开始绝望的嘶吼,我可以确信院子外头的人都能清楚听到,真怕哪个多事儿的穆斯林跑来啊……那个音量不是在车里的时候可以比的,我心里猛地被触动了一下,有点害怕看到它的眼睛。黑白眼珠多像人啊……

它的死法很惨烈,不像国内有的地方是一刀刺入心脏,这里是割喉。喉咙切开后它的声音骤然变小,不一会儿就死去了。

这时我想起一句好像是哈萨克人宰羊时的祈祷:你不因有罪而死,我不为挨饿而生。虽然穆斯林认为猪是不洁的,然而对我来说,这句祷告同样可以为所有猪超度。

放清了猪血,几个工人开始刮猪鬃。终于,剖开了它的肚子。打开的内脏结构,太像人类了——我立刻想到中学生物书里人类内脏的彩图:肺部,心脏,肝脏,胃部,小肠,大肠……内脏被拎出来后我还看到了膀胱……不禁让我想到穆斯林认为真主把恶魔放到猪的身体里,是不是因为猪的内脏太像人了?

img_4159

算了,我只祈祷这只小猪身体的一切能养活我们所有人吧,即便不因有罪而死,也是因我们而死啊。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