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

好几次跟路上的小孩打招呼,就跟鸡同鸭讲一样滑稽。

我说英语,他们一脸茫然。他们说豪萨语,我只能听懂最简单的一句“Sanu”(你好),再往后接什么呢?

他们也并不执着于听到我的回音,一个个睁大了好奇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我,热烈地讨论了起来。有些大胆的孩子还伸出没怎么洗过的小手,触下我的胳膊又立刻胆怯似的收回去。

豪萨语说话的方式好像听着大大小小的木块落在盘子上,并不悦耳,也不激烈,但听孩子们讲话,好像跟听故事一样。他们看我一会儿,就回过头几个人叽叽咕咕一会儿,然后咯咯笑着,听我用英语同他们讲话,虽然很多孩子没上过学根本听不懂,他们一个个却很高兴的样子。

大一点儿的孩子怀里抱着小的,姐姐们都穿着布袍蒙着头,只露出脸。和其他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姐姐们还显得挺大胆,我跟她们说话时,她们却很羞涩,好像单独和我说话会不好意思。

男孩子们比较活泼,还有小男孩会讲英语的,也跟我们中学常用句式一样“what’s your name?”的问我,我告诉他们“my name is Emily”。他们又叽叽咕咕一阵子讨论了我的名字,只是我仍然听不懂……

上学的孩子应该不多,所以那么多孩子整天坐在路边。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我了,不知道会怎么想象我呢:我黄皮肤,对他们来说就是“white people”,穿T恤和牛仔裤而不是穆斯林女性的长袍,和男同事坐在汽车里,和他们的村长、官员讲话……然而他们或许从来没有接触过我之外的外国女性吧。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