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

2月的最后两天,雾霾完全消散了。旱季,真正的旱季来了。它不用任何过渡,带着赤道炽烈的阳光,驱散云层,吹走沙土,压实田地,挤走了最后一丁点水汽,随着滚滚热浪来了。

旱季的天空也是蓝色的,却和雨季的大不相同。带点灰色,似乎是天空干透了的颜色。没有云,没有一丝云的晴天,是旱季最常见的天气。从远远的天边到头顶,一片蓝白的阳光,烤得人头发要烧起来。真让人不敢相信,雨季时,这同一片天空中,曾低伏着水湛湛的乌云。

大地的变化让人不敢相信。黄红色的泥土裸露出来,所有职务的叶片都灰扑扑的,和雨季张牙舞爪努力生长的势头完全不一样。浇点水在我们的菜园子里,立刻能闻到一阵泥土飞腾的气息,甚至还能看到一阵水汽升腾起来。

旱季的阳光是有重量的。它把尘土压在地上,把重量砸在你胆敢裸露的皮肤上,不到一分钟你就能感受到紫外线和红外线的力量。多穿件衣服,热;少穿点吧,晒。我只好穿着长袖T恤和薄棉布长裤,但不一会儿,后背也湿透了。

早晨和夜晚相对算是舒服的。可能刮了一整天干热的风,也累了,夜晚并没什么风。四月之前,白天和夜晚的温差很大,晚上还能睡个安稳觉。可等四月一到,晚上睡也不是醒也不是,热空气凝固一般均匀的散步在身上,身体接触到的席子、被褥,统统都热烘烘的,必得等到晚上10点之后,热气才慢慢开始消散,大地稍微凉了下来,终于可以酝酿睡意了。

那几条狗,总是找阴凉地儿卧着。怕他们渴,我找到个空塑料盒子,装上水放他们面前。他们一只只抢着凑上来,看来真是热坏了。猫儿们却很高冷,看着我,试探性的舔了舔盒子,算是给我点面子。然而旱季活动最多的动物是蜥蜴,早晨还不热的时候,阳光还算舒服,正午的大太阳一出来,便找墙边有阴影的地方趴着,还总是偷吃我们菜园子里的嫩芽和小小的丝瓜,空心菜芽,嫩豆叶子也遭了秧,气的几个师傅见到蜥蜴就拿弹弓打。想来露水已经很难找到了吧,蜥蜴也要补充水份的。

然后,盼着雨季到来,能驱走暑气;又害怕雨季来了,被蚊虫叮咬得疟疾——每天就在这样的矛盾中,度过火热的四月。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