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一下子多出五六条狗,都是那条叫宾盖的狗生的。

宾盖是我们从当地人手里买来的,一只非洲土狗(非洲田园犬)和黑背的串串。毛色和黑背更像,体型却小很多。她和这里的土狗生了一群毛色各异的狗娃,没有一只看起来像黑背的,而且都没她聪明。我们吃剩下的粥饭,我不喜欢吃的肥肉,被苍蝇叮了一下的馒头皮,还有没吃完的菜汤……他们从不挑食。我待宾盖要特别一些,时常从自己碗里挑肉给她吃。从外面回来吃剩下的烤肉也会带回来喂她。有段时间惯坏了,不吃素了。没办法,她比较亲近我,还知道护主,我们吃饭的时候她会凑过来跟我撒娇,当然要优待。但是她的儿女们就没那么好的伙食了。

小狗们跟我还不熟的时候,我特地喂过他们几次,以为这样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他们就不会把我当成贼不会对着我狂吠了。结果一个个都不长记性,嗅觉估计也不顶事儿,夜里看不见我们长相的时候,照样对着主人汪汪汪。那就不要怪我偏心了。

都说会叫的狗不咬人,这群狗就是。一个个看似勇敢的围着陌生人转悠,朝你狂叫,其实是一群胆小鬼,大声朝他们吼几嗓子,随便挥舞一下手里的东西,就一哄而散落荒而逃了。尤其是一只白底黄棕花色的狗,每次属他最爱起哄,冷不丁叫起来,最后一嗓子还要提高音调,但一有点动静就吓跑了。早晨朝我吼过,中午还想着找我要东西吃,想得美。最胆小的是一只通体棕黄的,跟国内的土狗很像。没事儿喜欢窝在凉阴里,不争不抢的。人还没想把她拉出来,她就吓得从嗓子里挤出来尖锐的哀鸣声。到后来她看到有人靠近就呜咽哀叫,甚至连续几个小时,吵得人晚上也没法睡觉。没办法,只好让她进入永恒的沉睡了——那顿五香狗肉还是很美味的。

是伴侣动物,也是食材。但是我绝对不许杀宾盖。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