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尼日利亚

单把“吃”挑出来说,是因为我对这里弗拉尼人放牧的牛羊鸡感情太深刻,顿顿都有。

 

我们项目大部分人需要在野外长时间工作,热带地区野外消耗水和体能特别大,所以每顿饭必须有肉,要不体力跟不上,太容易中暑得热射病。周围有弗拉尼人雨季迁徙到此,也有村民养了几只家畜。为了保证每餐吃到新鲜肉,我们常年买弗拉尼人在野外放养的走地鸡、羊,然后每周我出门买菜的时候也买十斤二十斤的现切牛肉、猪肉或者羊肉。尼日利亚没什么重工业,只要别在堵车的时候去道路上吸尾气,这里空气是很好的。农民耕种时虽然也施肥,但是每家每户自己开垦不了特别多土地,而且一块田地耕种一两年他们就会开垦新的野地,撂荒几年保养肥力,所以植被也非常丰富,当然虫子啊爬行动物啊就特别多。在这里几乎村村都有人放牧养鸡鸭,不过哪里的家畜家禽,都没有弗拉尼人养得好吃。

 

弗拉尼人不圈养牛羊鸡,每天清晨都赶着牛羊在野外吃草,不等吃饱就赶着它们继续往前走。旱季时,所有的植物都蔫蔫的,土地露出灰黄的本色,草地一块一块的,灌木的枝条也垂头丧气。长着长长犄角的牛小心低头找着稍微好吃点儿的草叶子,一层薄薄的肉皮下肋骨一根根突出,可见已经很久没能吃饱过了。到了6月雨季,伴随着雷鸣闪电,第一场大雨落地,几乎能听到火热干燥的地面被冰凉雨水次啦次啦沾湿的声音。雨后,虫鸣蛙声还有嘁嘁喳喳的鸟叫都复苏了,大地复活,所有的植物都在拼命吮吸水分,金合欢树每一片小叶子都涨满了绿色,地上的草叶子终于把裸露出的黄土掩盖住了,长着心形叶片的灌木伸展开枝条,好像被水泡开了一样,在泥土道路上疯长;要不了几天,路两边毛茸茸的穗状野花就开放了,还有妖娆火红的嘉兰,叫不上名字的粉红黄色小花。各种颜色艳丽、体形纤巧的鸟一排排立在树枝上,听到我们的车开过来,呼啦啦一下子都飞没影了。这时候,弗拉尼人的牛羊就开始长肉了:牛皮肉长出肌肉的轮廓,肋骨也看不见了,原本吊在脖子下松弛的皮肤也被充盈饱满撑到颈后;羊的肚子一只只都涨满了,精神看起来很好。弗拉尼牧民并不让牛羊在一个地方吃太久,总是不停赶着它们走动,所以肉也长得十分进紧凑,并不像国内牛羊一样长好多肥肉。

 

这时候去赶集,买一整只大山羊或者绵羊,回营地让黑人雇工宰杀,割出羊肉、羊排、羊内脏,分几顿吃。羊排可以烤,羊肉可以爆炒,羊肝羊肚什么的当然可以做汤喝。这里的羊肉并不特别腥膻,炖出的汤是浓浓的奶白色,配我们自种的香菜、从河南带去的正宗红薯粉条,美得很,趁温度合适一口气灌下去,语言无法形容的舒畅。然后吃几口滑嫩的羊排,唇齿之间弥漫羊肉香。比羊肉更好吃的就是牛肉了,即便是生牛肉都带着青草香,切成一块块的泛着虹光。从国内带来的卤药派上用场了。切几块牛后腿肉,用熬制的卤汤炖它几小时,到晚间薄薄切成片,放点蒜末葱花,好吃得简直要蹦跶。

 

除了家畜膘肥体壮,雨季也是各种水果渐次成熟的时候。除了旱季就有的大西瓜,这里最常见的是芒果、香蕉和一种被称为orange的绿皮“青柠”。香蕉要专门选小一点的,外观不那么好看的,剥开皮就知道,软糯可口,国内香蕉根本比不上。青柠不特别甜,不过也远不如柠檬酸,带着柠檬香气,吃起来还有点像橙子,清爽解腻。芒果在雨季早期成熟,中后期基本就很少了。这里大部分芒果树都是当年英国人来此栽种的,品种不同,个头差别也很大,却一样的美味。小个儿的芒果纤维稍多,但是很甜;大个儿芒果带点菠萝味,果肉更细腻,奶油一样的,满足感超强。再等雨季中后期,牛油果、番石榴、木瓜、菠萝、甜瓜还有黑橄榄、提子也都有卖,也有苹果,不过不是本地产的。牛油果生吃味道特别恶心,带着脂肪和生鸡蛋黄的气味,我拿去给我们养的猴子Billy吃,他咬了一口就厌恶的扔开了……木瓜和番石榴我没赶上成熟,不过菠萝倒是吃了几次。这里菠萝长得特别大,味道也甜得齁。日晒强烈,阳光充足,所以瓜果很甜。

 

虽然植物只能在雨季卯足劲长,但这里的蔬菜也比较丰富好吃。芹菜长得不大,可是味道尤其清爽;白萝卜炖肉汤,或者用来红烧牛肉,吃起来带着特别的甜味;土豆和番茄个头都很小,但是味道比国内大的都好多了,土豆足够面,番茄成熟了也可以当水果吃。

 

不过,也因为这里旱季不能耕种,天热不易存放粮食,所以即便雨季物产丰富,一旦遇到气候异常,雨季迟迟不来,就会出现可怕的饥荒。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