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

两岁那年外婆去世,直到去世,都没有明确的病因。

她渐渐萎缩了:腿部肌肉萎缩,丧失活动能力,而一开始只是懒得动。

外婆不爱说话,典型的湖南女子,矮小而瘦,心灵手巧。读女子中学,连织毛衣和刺绣都有人教。即便这样,婚后种种,生活坎坷,和外公的感情表面很好,实际上也有许多事情发生。这些让她变得易怒,对孩子也不好。

但是我很想念外婆。

 

妈妈说,当时怀孕可以做超声波检测,发现我是个女孩。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爸爸虽然没说什么,心里也不见得高兴,就有家里亲戚怂恿我妈,出主意让她把我打掉。

外婆当时已经病了,对我妈说,不要堕胎,就算是个女孩,也不指望她爷爷奶奶帮你养,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疼。再说第一胎流产,万一以后再也要不上了怎么办?

 

然后妈妈才坚持要了我。

 

外婆总是一个神奇而温暖的存在,她对妈妈舅舅姨妈再怎么不好,于我却象征了母性的光辉,从我未出世的时候,笼罩了小小的世界。

 

直到中学时候,家里还有外婆遗留的毛衣,还有外婆看过的许多书。小时候看的呼啸山庄,还有一些钢笔字的读书批注。妈妈说,我小时候爱看书,像外婆。两岁时候,外婆躺在床上不能动,要换尿布,听妈妈讲,我还帮忙叠衣服,还会跑过去学着大人的样子伸手去摸摸尿布看看有没有湿。

 

这几天非常想念外婆,只是没有机会把“外婆”两个字喊出口。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