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的外教

大一时候一个加拿大法语区的绅士教我们口语,叫Denis。他和妻子Diana一起在我们学院任教,两人都非常好,而且很热心。我们精读老师说有次等校车人很多,他们同行,人很多,Denis一直怕她走散了,不停回头看她跟上来没有。闲的时候,Denis和Diana一起在学校周边骑自行车。后来我们知道,他们是他们家乡自行车俱乐部的,而且Denis是会长,经常组织骑行。对他们最大的印象是,冬天都穿夏装过,短袖短裤,从不怕冷。

 

等到大二时候有个尼日利亚裔美国人教我们。嗯他是黑人朋友。为人也还和蔼,但是有一天晚上身穿一身白衣骑自行车,远远看去就是一套衣服在跑,把我吓了个半死……他上课热爱让我们做debate,有一次的议题是,用暗杀的方式结束独裁者的统治是否合理。这个议题很深刻,许多事情都可以用思考它的逻辑来思考。程序正义和追求结果很难同时达成。然而当时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合理”。放到现在,我想我会更追求程序正义。可惜课堂上充斥着他身上的香水味儿,熏得我诶……

还有个来自美国的美女老师Christina。她是和我们最合得来的老师了,可能因为年纪差别不大。她和男朋友一起来中国(嗯她男朋友不是一般的帅啊星星眼),在很多学校都做过老师,后来去北京了。大部分课程都是按照课本进度补充的,所以无功无过,但是口语练习做得很多。

大三写作课的时候,两任老师都极其负责。一位是英国里士满的可爱老头,六十岁上下,每次上课衬衣西裤头发皮鞋一丝不苟,作文的一个标点不恰当都会给我们标出来。有时候会给我们讲讲其它东西,比如粪石学scatology这个单词就是在他的课堂上见到的。再也难碰到这样的老师,我把他批改过的作文都放起来了。

后来,是一位俄罗斯老太太教我们了。不知道俄罗斯女人是不是都很强势。她跟我们讲过她儿子的中学班主任把她叫到学校说,你儿子化学不及格,以后学习不好会影响前途的!她说影响前途就影响前途,又不是只有学习好才有好的前途。然后班主任怒了,说那让你儿子退学吧!她说退学就退学。后来据她说也还是好端端上学到毕业了,并没有很差劲。

老太太是很会生活的一类人,在小剧场给我们放文艺片时,还会点香薰蜡烛烘托气氛。上课从来都是一身套装,精神百倍的样子。不过嗓音太尖锐了,有点受不了。

那时候有个英国伦敦的口语老师Thomas,有点像哈利波特,上课时总是一边眉毛有点神经紧张似的挑起来,不过语音特别好,标准的伦敦腔,而且知识面非常广。不过这次不厚道地记得有个同学不晓得SM什么意思,结果当堂展开了,后来还介绍到一些地下小说家以及法国的色情文学(偶,老师,我不记得那时候你介绍的是谁了……)。有一节课还是专门介绍地质方面的知识的(看啊我不光是只记得SM什么意思的~)。我觉得他穿衣有点太死板了,其实就是和Sheldon一样的那种感觉,每周每天固定穿哪一套衣服都标好。于是有一天我问他,是不是昨晚会把今天要穿的衣服洗洗烘干必须今天穿?因为从没见过你穿别的衣服给我们上课啊……他托着下巴,就说了一句话然后不理我了:”That’s a good question!”。他女朋友也在我们学校,期末时候因为不满意那个班的口语水平,全班都给挂了……万幸Thomas没因为我问这个问题被冒犯啊~~Thomas有个好习惯,从不叫学生擦黑板,都是课下自己擦,后来我教课的时候也是这样。

后来的口语老师都很年轻,而且长得都不错,嗯,男性男性。有一个叫Martin,金色半长头发,标准的海蓝色瞳孔,身高一米八,穿衬衣经常放开前两个扣子秀胸肌,(哎呀先吸溜吸溜口水吧看官~)口语课上讲到纹身和穿孔,他们班学生问不知道那些在舌头上或者眉毛上穿孔的人不会疼么?Martin于是亮出了他的舌环…………记得看漫画《少年残像》的时候主角有舌环,是从事某种服务女性的行业的。囧。不过,这完全不影响他上课时候还比较负责的形象啊。

教我们的外教很可爱(诶我喜欢过他很久),是个德裔波兰人,经常有点小羞涩的样子,个子很高稍微有点点小肚子(其实老了就变成水桶大叔了吧,唉)。上课时候也是海阔天空的话题,有时候跑偏严重。讲到Stereotype的时候,他收集了好多各国笑话给我们,其中不少都色色的。当时似乎只有小王童鞋和我反应比较快,我们哦了一声就笑而不语了,只见他的脸刷一下红了……(情何以堪)不过还是很淡定在给我们讲(那是个调侃挪威人的笑话:俩挪威人见面喝酒,喝着喝着,一个问另一个:酒和性*爱,你选择哪个?另一个沉默了一会儿说:酒,因为至少喝酒的时候我还能见到另一个人。此笑话是国外人嘲讽挪威寒冷地广人稀生活太安逸富足的囧)。从上过他的课那以后觉得稍微有点波兰口音很可爱(额破产姐妹里的Sophie么太带感了不算可爱吧)。结束了课程之后,我们合伙起哄让他给我们唱歌,他停了一会儿让我跟他一起唱,唱的歌我选~~于是合唱了一首fly me to the moon,可惜没拍照没录音。后来毕业了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大多数老师都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你所教授的东西,核心都在知识以外,在你的人品、性格和胸襟中。你的举止和风格,会对学生造成更大的影响,所以一定要谨言慎行。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