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和厄勒克特拉

文学创作中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其矛盾大多集中在父子、母女之间,而父女、母子之间的关系则常常处于微妙的平衡中。这个特点且称为平行四边形法则:同性别的父子或母女处于平行四边形同一侧的内角,对角线上异性的二者却能和平共处。当然凡事无绝对这也是文学创作的乐趣嘛。

 

父子关系,以红楼梦为例,贾政和贾宝玉之间的矛盾几乎是不可调和的:一方代表世俗正统力量的贾政不满贾宝玉离经叛道的各种行为,另一方面作为父亲每每对贾宝玉的教训都带有申斥体罚的色彩,以至于文中屡屡有第三个人站出来替贾宝玉撑腰别被“唬破了胆”;而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就没有和贾宝玉直接冲突。另外有王朔的我是你爸爸,有些细节也很有意思。印象中有一个关于洗澡的细节,有兴趣的人可以去读一下。

 

说到父女关系,不由得想到从古到今多少故事里,当爹的总是妻子生下女儿后早逝或者当妈的狠心离婚走了,从此老父视女儿为掌上明珠,凡事要顺着她的意……

 

劳伦斯以《查泰来夫人的情人》闻名,其中丝毫不委婉不掩饰的关于性和身体的描写让此书一度被禁(相信自己的下限吧其实完全能被现代人接受~),但是他的其它小说用来研究他自己是非常好的蓝本。比如《儿子与情人》。

 

在《儿子与情人》之前,劳伦斯曾在自己一个短篇小说集中写过有类似情节的故事:儿子携未婚妻回家,未婚妻一开始惊异于他母亲面貌的美丽与年轻,但渐渐也感受到阻隔在自己和未婚夫之间的所谓的“母爱”,更在无意中发现未婚夫的哥哥就是被母亲占有欲过于强大的“母爱”慢慢和自己的恋人分开后萎靡而死的,于是巧合之中略施伎俩,假借已故哥哥的口吻,使母亲“让出”自己的小儿子。突然间被披露心事的母亲因此变得苍老,不得不将两人放行。

 

劳伦斯的母亲受过良好教育,父亲则不认识几个字,是个矿工,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在儿子身上。母亲教会劳伦斯识文断字,并悉心呵护他。在我看来,劳伦斯的母亲希望儿子变得有教养,变成和他的父亲完全不同的一类人,因此劳伦斯成长的环境中,或多或少都有母亲对父亲的排斥。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母亲将儿子视为自己的作品,而且希望这是最完美的作品,父亲只会破坏他。

 

弗洛依德将幼儿性心理发展阶段划分为以下五个:1)口腔期,2)肛门期,3)性器期,4)潜伏期。不同时期为了释放Libido幼儿采取的方式是不同的。弗洛依德是泛性论的代表人物,认为人类一切文明和行为的起源是Libido,即性原力(乱译的……Libido意义超出了性欲)。他认为文明是必要的魔鬼,抑制着力比多,而力比多的释放又催生了文明。

我认为这几个阶段可以很好的解释接吻等行为。

在第三个阶段性器期中,幼儿可能产生阴茎嫉妒或阉割焦虑。举个例子,男童可能会和女童发现彼此之间的差异,女童会认为自己没有阴茎,潜意识里憎恨母亲,而希望得到阴茎。恋父或恋母情结即是这个时期产生的。

 

另外有种案例是,在这一阶段被猥亵的男童成年后很可能产生性倒错,意识里可能有要变成女性的想法。

 

恋父情结和恋母情结具体是什么呢?

 

恋父情结,Electra complex。Electra是阿伽门农的女儿,在发现母亲出轨后,让弟弟把母亲和其情夫杀掉了。有描写这一故事的文学作品,其中Electra提到母亲的感觉仿佛是仇敌一般,而提到父亲时充满了情意。弟弟作为父亲形象的投射,也是有象征意味的。

 

恋母情结,Oedipus complex。Oedipus是古希腊底比斯城邦的国王,出生前有人预言他将杀父娶母给家人带来灾难。作为古希腊一大悲剧,文学作品俄狄浦斯王也是很有分析意义的。首先俄狄浦斯刚出生,父亲就弄瘸他一只脚并遗弃了他,冲突显而易见,呼应了日后成年的俄狄浦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父亲的行为。他后来成为新的国王并娶自己的母亲,也反映了一种代替父亲的行为。

 

研究哈姆雷特时,有一个永远在讨论的命题:为什么哈姆雷特看到叔父忏悔并坦白自己罪行的时候并没有及时报仇而是延宕了复仇行为呢?其中有一个理由就是,叔父的所作所为实现了他潜意识里的愿望——替代父亲并且以母亲作为情欲释放的对象。

 

当然,不能凡事都用泛性论解释,这两种情结也真实存在。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