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本不该成为母亲”

    The Push《我本不该成为母亲》的开头,讲述了一个很简单的事实。每一个女人的卵泡,在胎儿时期就形成于卵巢中。也就是说,每一个人在曾经是一个细胞的时候,都和自己妈妈共存于妈妈的妈妈的身体内。

    昨天晚上没有带小朋友下楼散步,到该睡觉的时间,她精力有点过剩。哄了一会儿,开始哭叫,烦躁。

    我的耐 [Read More…]

  • 两岁的小朋友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昨天奶奶回老家看自己的老父亲去了,我带着小朋友住进外婆家。

    好担心她不睡觉,哭闹。结果今天中午我妈说,小家伙叽里呱啦说了一阵子话,她摸着小家伙的额头抚着她的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然而每天晚上睡觉,必须我给她唱歌,第一句听着不喜欢摇头让你光速切歌。我就是人肉点唱机。

    本来昨晚换了个新环 [Read More…]

  • 断奶成功但是……

    但是小墩墩的作息时间彻底后移。

    本来对比同龄小朋友她已经是不爱睡觉的人了。

    现在每天high到半夜。

    她每天晚上闹瞌睡到真正睡觉的过程是这样的。

    九点开始第一次揉眼睛打呵欠。但是还很精神还能玩,这会儿谁哄我睡觉我就尖叫。我声波武器无敌。

    十点半,困得更厉害点,可能会躺倒,用瞌睡的 [Read More…]

  • 记一次失败的断奶尝试

    昨晚小KT真情实感地,哭了。在我面前,第一次。

    不是因为我。是因为我们闺女墩墩小朋友。

    尝试断夜奶让她哭累了睡,没想到她爹先被小朋友的哭诉撂倒了。凌晨四点五十,在我终于认输接手的时候,听到他抹黑擤鼻涕抽泣的声音。我第一反应以为他被折磨得痛不欲生。

    并不是……

    在这之前小朋友断断续续哭 [Read More…]

  • Why I’ m anxious

    Now I truely understand what a whole heart love is like when I’m holding my daughter. She gives it to me unconditionally. Now she is so small, so warm [Read More…]

  • 终于会有意识地喊妈妈了!

    昨天晚上墩墩突然会用普通话清晰地叫我了。

    “妈妈。”然后她咯咯咯笑个不停。

    再叫一声,好像确定自己掌握了新技能,美滋滋又笑个不停。

    最近爷爷奶奶回家,我自己带她半天,放在外婆那儿半天。

    一次做晚饭炒菜,又怕厨房危险,又怕看不见她,开着门做饭吧……

    白菜一下油锅,呲啦啦的响,墩墩在 [Read More…]

  • 说”不”

    最近总是怀疑小朋友会不会一直这么叛逆。

    穿衣洗漱总会遭到严重反抗,小身板打挺,尖叫,两条小猪腿拼命施展佛山无影脚,根本抱不好她……

    但是现在对小动物的反应更强了。小区里看到别人家的泰迪,要求我推着她尾随人家,还会wong wong地学小狗叫。现在出门玩只要看到猫咖啡店一定要在橱窗那里盯着,看 [Read More…]

  • 被依靠,被信任

    有一天晚上,小朋友玩的时候撞到了我的颧骨,非常疼……

    我当场掩面跪在床上差点掉眼泪。她撞我的地方肉肉比较厚,应该不太疼,但是想撒娇,刚哼唧了一下,看到我疼得叫起来了,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拥抱,两只手揽住了我的脖子。

    还亲了我一下。

    哇⊙∀⊙…… [Read More…]

  • 无法逃避她的Terrible Two

    无法逃避她的Terrible Two

    十一假期前,小墩墩脾气见长,日常表情就是经典的傲娇示范:头一扭,嘴里发出轻蔑+可爱的”哼╯^╰”。

    要她干啥不干啥,不让干啥非得做,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床上拉粑粑……

    心力交瘁的假期,几乎每天晚上都没有逃脱墩墩小朋友的永动机魔咒,每天闹腾到半夜以后睡。

    然后我才意识到,一岁半以后,要迎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