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于会有意识地喊妈妈了!

    昨天晚上墩墩突然会用普通话清晰地叫我了。

    “妈妈。”然后她咯咯咯笑个不停。

    再叫一声,好像确定自己掌握了新技能,美滋滋又笑个不停。

    最近爷爷奶奶回家,我自己带她半天,放在外婆那儿半天。

    一次做晚饭炒菜,又怕厨房危险,又怕看不见她,开着门做饭吧……

    白菜一下油锅,呲啦啦的响,墩墩在 [Read More…]

  • 说”不”

    最近总是怀疑小朋友会不会一直这么叛逆。

    穿衣洗漱总会遭到严重反抗,小身板打挺,尖叫,两条小猪腿拼命施展佛山无影脚,根本抱不好她……

    但是现在对小动物的反应更强了。小区里看到别人家的泰迪,要求我推着她尾随人家,还会wong wong地学小狗叫。现在出门玩只要看到猫咖啡店一定要在橱窗那里盯着,看 [Read More…]

  • 被依靠,被信任

    有一天晚上,小朋友玩的时候撞到了我的颧骨,非常疼……

    我当场掩面跪在床上差点掉眼泪。她撞我的地方肉肉比较厚,应该不太疼,但是想撒娇,刚哼唧了一下,看到我疼得叫起来了,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拥抱,两只手揽住了我的脖子。

    还亲了我一下。

    哇⊙∀⊙…… [Read More…]

  • 无法逃避她的Terrible Two

    无法逃避她的Terrible Two

    十一假期前,小墩墩脾气见长,日常表情就是经典的傲娇示范:头一扭,嘴里发出轻蔑+可爱的”哼╯^╰”。

    要她干啥不干啥,不让干啥非得做,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床上拉粑粑……

    心力交瘁的假期,几乎每天晚上都没有逃脱墩墩小朋友的永动机魔咒,每天闹腾到半夜以后睡。

    然后我才意识到,一岁半以后,要迎接 [Read More…]

  • LadyBird——互相伤害的亲人

    有一回二姨跟我讲,外婆去世时,他们都哭了,虽然外婆对他们并不好。唯独我妈妈,一滴眼泪都没落,看起来伤心但是从没有落泪。

    外公外婆对我妈妈兄弟姐妹几个人,用现在的话讲,为人父母不用考试真是太可怕了:体罚殴打,让孩子从小承担各种家务,家庭条件很好但是从不关心孩子是否穿得暖,工作后扣留他们的工资,恢复 [Read More…]

  • 决战犹马镇观后感

    大镖客2的主题是个人对抗时代的悲剧,而决战犹马镇的主题也是失意农场主试图对抗全世界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大镖客2里达奇,是个低配而且失败版本的本韦德,而亚瑟从角色内涵来看对应的是丹,角色定位更像本的得力手下查理王子,所以电影和游戏叙事主题和视角不一样,更让人觉得唏嘘:每个人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Read More…]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个月第二次梦见年轻的基努里维斯,但是还来不及咸湿先在梦里疑惑这是个梦吧不会吧不会是真的吧???

    第一次,梦见和二十多岁长发美得不可方物穿着白色亚麻衬衣的基努拥抱接吻准备宽衣解带,摸到他的毛腿,心里咯噔一下冷不丁发现这绝对是小KT的腿,从腿毛分布到触感我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然后梦里我狐疑地看着基 [Read More…]

  • 解构”直男”1

    不是解构直男这个群体,是解构作为标签的”直男”这个词语。

    昨天小KT跟我抱怨,同事总会抱怨别人说:你们这群/你这个直男!让他觉得很无语不知道怎么跟她沟通。

    我说:嗯,我也很讨厌这样说,粗暴贴标签。我的同事大部分是男性,有所谓比较”直男”的一面,也有各自不那么”直男”的特点比如有的比较照顾别人 [Read More…]

  • 承认真实

    The Matrix看完了,顺带看了看b站的解析,发现很多当年看的时候完全没有当成问题的问题也得到了解答。当年的中学生从未怀疑Zion的真实性,也从未怀疑Matrix控制人类的动机,对于Architect和Oracle的真实意图理解也同现在不一样。

    再次看完以后,发现:锡安是真实世界,只是必须承 [Read More…]

  • 大网

    二十年前看黑客帝国时,认为讲的是哲学议题,现在再看,除了哲学议题,感觉matrix也算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一种类比。

    沃卓斯基兄弟当年让主演团读out of control,即凯文凯利的失控,这本书后来也在我的必读清单上。浅言之,机器的造物者反而被机器控制,而被控制的人类又寻求对机器矩阵的破除和人 [Read More…]